江蘇高等教育網

Jiangsu Higher Education Network

主辦:江蘇省高等教育學會
協辦:南京信息工程大學 / 蘇州工業園區服務外包學院
當前位置:首頁高教信息高教時空正文

吳巖司長在高等學校專業設置與教學指導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上的講話

發布:1天前分享:

在高等學校專業設置與教學指導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上的講話

吳  巖

2019年6月20日

尊敬的蕙青主任,各位委員:

上午好!


今天,我們要開一個形式和內容都特別重要的會。形式重要,這是新一屆教育部教學指導委員會成立以來,召開的高等學校專業設置與教學指導委員會第一次全體大會,還要舉行頒發聘書儀式。內容重要,有兩個非常重要的標志:第一,我們特別請蕙青同志來擔任這個委員會的主任,請各位中國高等教育重量級的、頂級的專家擔任委員;第二,今天高教司除個別同志以外,所有的司領導和處長都來了,這是各教指委成立大會以來唯一的一次。所以,我說這是我們在高等教育專業設置和教學方面最高的一個專家委員會,最重要的一次專家委員會會議。


從去年6月到現在,在高等教育領域,特別是本科教育方面有四個重要的會:第一,全國教育大會,這給中國教育提供了指南。第二,新時代全國高等學校本科教育工作會議,這是中國本科教育的指南。第三,2018-2022年教育部高等學校教學指導委員會委員工作會議,成立了111個教指委,5500人的專家組織。寶生部長做了重要講話,蕙青部長專門對工作進行了部署。第四,“六卓越一拔尖”計劃2.0啟動大會,這是一次任務部署會,標志著“六卓越一拔尖”本科教育改革發出了發令槍、起跑了,寶生部長在會上指出,要來一場高等教育的質量革命。我們要把這“四個會”的會議精神落地落實。  


今天開會之前,我認真準備了想跟大家報告的內容。這次會有四個議題:第一,要研討2019年度本科專業設置申報工作;第二,要研討教指委工作和專業管理相關工作;第三,要學習貫徹落實“四個會”;第四,要研討如何推動高校專業結構優化調整的重大問題。這四件事,件件是難事、件件是重要的事、件件是必須要有突破有落實的。所以,我說這四件事就是我們今天大會要討論的和這個教指委在今后4-5年要做的重要工作。


我想給大家報告兩件事第一,我想講講質量的事;第二,我想講講結構的事。質量,就是關于“質量革命”的事;結構,就是關于結構優化調整的事。


一、關于全面振興本科教育、推進“質量革命”的總體考慮


我這段時間經常講一句話,叫做“去年成都一把火,今年紅遍全中國”。去年的成都本科教育會議,今年取得這樣的效果,這有點出乎意料。可以說,去年我們吹響了振興本科教育集結號,今年我們要全面打響振興本科教育攻堅戰。從去年6月份的“成都會議”到今天,正好一年。我們做了許多過去想做、但不敢想或者沒有做成的事,解決了許多看似很難解決、但已經或正在解決的一些難題。所以,我說中國的本科教育在今天應該說取得了非常重要的階段性成果。


我把它總結為“中國本科教育的三部曲”。也就是在本世紀的前30年,我們要從樹立高等教育的“質量意識”、到走向“質量革命”、然后達到“質量中國”這三部曲。這“三部曲”既是實現本科教育全面振興的“三部曲”,也是打好本科教育攻堅戰的“三部曲”。某種意義上,這是中國高等教育天大的事情。


過去的說法是“質量是高等教育的生命線,是高等教育永恒的主題”。現在新時代的說法是“質量意識、質量革命、質量中國。過去的“生命線”“永恒的主題”是講高等教育質量多么重要,是講“為什么”。現在講“質量意識、質量革命、質量中國”,是從“為什么”、到“干什么”、到“怎么干”,是上了一個臺階,是發展了、深化了、落地了。原先講“生命線”“主題”,都是在講它的意義、作用、重要性;現在說要樹立“質量意識”、要來一場“質量革命”、要建設“質量中國”,是路徑、是戰術、是把戰略上的“主題”變成戰略戰術任務。


1
樹立“質量意識”


什么叫“質量意識”?某種意義上來說,“質量意識”這件事情是本世紀前十幾年我們做的事情,或者說主要標志是從2009年開始。2009年我們開始了合格評估,2012年開始進行大規模的專業認證,2013年開始審核評估。截止目前,有220多所新建本科院校接受合格評估,730多所的大學接受審核評估,1200個專業進行了專業認證。這三件事情讓中國高等教育整體上有了“質量意識”。現在要評價這件事情,怎么評價都不過分,這是功德無量的一件事情。


2017年9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了《關于開展質量提升行動的指導意見》。在這個文件里邊,寫入了實施“高等教育質量保障新文化建設工程”,這是第一次把高等教育的“質量文化”寫到中共中央、國務院的文件里邊。大家不要小看這事,這件事了不起。全世界高等教育原先都講“教學文化”,我們發明了“質量文化”這個詞。我們從2009年、2012年一直叫到現在。10年來,“質量文化”已經成為各個大學從校長到老師開始會說的一句話,而且開始有了行動。


    某種意義上來說,“質量意識、質量革命、質量中國”這三部曲就是“質量文化”,是建設中國高等教育質量文化的一個路徑。我有一句話不知道對不對?如果中國高等教育的“質量文化”內化為大學的內生意識和行為自覺的時候,就是中國高等教育從成熟走向出色、走向卓越的時候,也就是中國高等教育開始有了自己獨立自主的發展道路。所以“質量文化”這件事情看似虛、實則實。我們把“質量意識、質量革命、質量中國”三部曲唱好了,中國的質量文化就可以變成內生意識,變成行為自覺,中國高等教育就自信、從容、淡定。


2
來一場“質量革命”


什么叫做“質量革命”?十八大報告提出“推動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十九大報告提出“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去年8月份,中共中央在全國教育大會之前的半個月發的文件里正式提出“高等教育要努力發展新工科、新醫科、新農科、新文科”。從“十八大”的“推動”到“十九大”的“實現”,到去年8月份中央文件提出的“四新”,也就是內涵式發展,從號召愿景到目標到行動,層層遞進。怎么實現?是以“四新”的質量革命來推動內涵式發展。


有專家說,我們提出的“四個新”開始在全國高等學校里邊正式地推進,標志著中國新時代高等教育質量觀與質量理論的成熟,這既是理論的創新,也是實踐的指南。


習總書記指出,我們現在正處在一個百年未有之變局。通過“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大家都對總書記“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理解越來越深刻了。前兩天,教育部還請了專家專門講這件事情。總書記說,新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時代浪潮奔騰而至,如果我們不應變、不求變,將錯失發展機遇,甚至錯過整個時代。對高等教育戰線,對我們教指委,這句話一定要讀透了、讀懂了,真正能夠把它落實到我們工作中。“中美貿易戰”就是給了我們這樣一句話的最刻骨銘心的理解。


70年前的1949年,美國國務院發表了《中美關系白皮書》。毛主席1949年8月曾連寫五篇文章,其中有一篇叫《丟掉幻想,準備斗爭》,還有《別了,司徒雷登》《為什么我們要討論白皮書》《友誼,還是侵略》《唯心歷史觀的破產》。在《丟掉幻想,準備斗爭》里,毛主席說,美國封鎖,封鎖十年八年,中國的一切問題都解決了。中國人連死都不怕,還怕困難了。


    其實,今天看看那個時候的杜魯門,現在的特朗普;那個時候的艾奇遜,現在的彭佩奧,如出一轍。前兩天,我們召開了一個集成電路人才培養的座談會。當時請了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復旦大學、廈門大學的校領導和專家來。我們說,現在國家處在艱難時期,我們這些學校是真英雄還是假強大?你能不能為國家分憂解難就是你的標志。這個時候中國高等教育,我覺得更應該做這樣的工作。所以,我們的專業設置委員會,某種意義上就在做這件工作。


有人認為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浪潮是理工科的事,是經濟方面的事,我說這是高等教育的事。我們如果沒有把這件事情做好了,我們就沒法把高等教育搞好。科技革命、產業變革和中美貿易戰,使我們感覺到:我們必須改變教育的形態,必須改變教育的結構,必須改變教育的理念,必須改變教育的標準,必須改變教育的技術,必須改變教育的方法,必須改變教育的評價,必須改變教育的體系。從形式到內容都要來一場革命,從物理變化必須到化學變化。


如果我們還以不變應萬變,將是戰略失誤。尤其在專業設置上,將對中國高等教育起基礎性影響。這些變化:形態、結構、理念、標準、技術、方法、評價,都會直接反映在專業設置上,是首當其沖的。怎么做好專業設置?四個新:新工科、新醫科、新農科、新文科,是我們教指委必須弄懂弄通,必須把它變成行動落地的事情。如果我們把這些做好了,我們可能就從容了,我們就準備的比較前瞻了。


我們現在就是要“超前識變、積極應變、主動求變”。“四個新”就是“主動求變”。光“積極應變”還不夠,那還是被動的,還必須“主動求變”。要以高等教育的變革來引導經濟社會發展的人才變化。如果我們做好了這件事情,教指委就完成了一件功德無量的、戰略性的大事。不是光我們在動,全世界都在動。美國人動的最厲害,美國人現在從國家到大學到專業都在動。歐洲人也在動,全世界都在動。從文科到理科到工科到醫科,都在急速地變,我們這些專家就決定了中國往哪走。所以我覺著我們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要“主動求變”。


在4月29日“六卓越一拔尖”計劃2.0的培訓會上,我說我們這次會是一個分水嶺,既是一個戰術的會,更是一個戰略的會;既是一個抓落實的會,更是一個再出發的會;是一個掀起“質量革命”的會,更是一個樹立“質量中國”品牌的會。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正在掀起一場“質量革命”,謀劃推出中國高等教育人才培養的“中國方案”。


3
打造“質量中國”品牌


什么叫“質量中國”?“質量中國”就是要用中國高等教育自己的話語體系、我們自己的思路、我們自己的理念、我們自己的標準、我們自己的方案,做好我們自己的事。


    “六卓越一拔尖”計劃2.0是一個全國計劃,不是小眾計劃。“六卓越一拔尖”計劃2.0是四個詞:拓維、增量、提質、創新。“六卓越一拔尖”計劃2.0啟動大會是一個推進“四新”建設的會,是一個質量標準變化的會,要求工科的標準要變,醫科的范圍要變,農科的思維要變,文科的目標要變,怎么變?怎么能把這“四變”做好了?


我們有三項核心任務,建金專、建金課、建高地。比如說“拔尖計劃”,原先是小眾、小小眾,我們從2009年做,更多地討論是“三化”:小班化、個性化、國際化。我們今年啟動的2.0,用10年時間,我們要把“三化”變成“三制”,我們討論的今后要做的是導師制、學分制、書院制。大家都知道,沒有完全“學分制”這一說。我們要推動“三化”變“三制”。我們要建立真正的中國現代的或者當代的新時代的書院,在“拔尖人才培養”方面,以現代書院來做這件事情。


“六卓越一拔尖”計劃2.0不是一個計劃,不是一個項目,是質量理念、質量標準、質量文化、質量體系的系統設置。首先把“金專”建好,就是“雙萬計劃”。現在各個學校都在緊鑼密鼓地做。全國高校都在動起來,這一次要破過去“沒錢沒名就干不了”的局面。課程這件事情,我們馬上啟動,今年的“一流課程雙萬計劃”就是“金課”“金專”配“金課”,這就是我們本科教育最核心的要素。“建高地”,就是拔尖計劃2.0。原先只有五個學科,數、理、化、計算機、生物科學。我們把原先的“小理”,變成“大理”,加上“大文”,再加上“大醫”,瞄著是國家硬實力、文化軟實力、全民健康力。“六卓越一拔尖”計劃2.0版從“試驗田”走向“大田耕作”,不再是個小眾計劃,過去論千算,現在論萬說。而且不是中央院校的專利品,是中國高等教育從中央院校到地方院校到民辦高校都有份的一個計劃。


下周五將在浙江湖州安吉余村召開“新農科啟動大會”,發布“安吉共識”。我們已經準備了半年時間。我們想在總書記提出的“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的誕生地余村,發表中國新農科建設宣言——“安吉共識”。我們把總書記要求的“沒有農業農村現代化,就沒有整個國家現代化”這件事落實到位。脫貧攻堅,高等農林教育責無旁貸!鄉村振興,高等農林教育重任在肩!生態文明建設,高等農林教育義不容辭!美麗幸福中國,高等農林教育大有作為!我們要回答怎么面向新農業、怎么面向新鄉村、怎么面向新農民、怎么面向新生態的問題,打出一套組合拳。我們想回應的就是:中國強,農業必須強;中國美,鄉村必須美;中國富,農民必須富;中國實現現代化,農村農業必須實現現代化。新農科建設就從安吉出發,形成“三部曲”,后續還有“北大倉行動”“北京指南”。


我們把新農科建設全面啟動起來。隨后,我們再討論新文科怎么辦?新醫科怎么辦?今年,“四新”就全面啟動起來。新工科已經跑了,后邊三個“新”要跟上,而且要在新工科建設的基礎上,要比新工科跑得更快,飛得更高,特別是文科。新工科、新農科、新醫科都是自然科學,我們一定要讓新文科這個翅膀硬起來,中國高等教育飛得才能平衡、飛得高。所以,文科建設是我們今年年底,最后要推出的一個亮點,要把新文科建設推動起來。


    這些質量目標,實際上說到底就是落實總書記“兩個根本”(把立德樹人作為根本任務,把立德樹人的成效作為檢驗學校一切工作的根本標準)。不光是比原先高一點,實際上是思路、標準方面發生了很大變化,不再是簡單的“物理變化”,還有“化學變化”。我們希望通過5-10年的時間,讓“金專、金課”在高校隨處可見,不再成為稀缺的東西。讓政治素質過硬、業務能力精湛、育人水平高超、方法技術嫻熟的“金牌教師”隨處可見,讓“水專、水課、水師”無處安身。所以,我們說當“金專、金課、金牌教師、高地”隨處可見的時候,中國的高等教育就從成熟開始走向了卓越,開始走向了出色。這就是我們要做的!


二、關于高等教育結構的初步考慮


我想說三個結構。


1
區域結構


寶生同志提出了“四點一線一面”高等教育的戰略布局,或者叫“四點一線一帶”。寶生同志后邊說的“長江經濟帶”還不能叫一面,最好叫一帶。其中,最最難的是中西部高等教育,所謂一點。這項工作就是“中西部高等教育振興計劃升級版”,已經列入了今年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的工作要點,也列入了國務院常務會議的議題。我們現在準備好了上會文件,正在征求意見,我們爭取在8月或者9月上國務院常務會議,到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


中西部高等教育怎么辦?可能要有一個“破局”,我們叫做“布一個大局,下一盤大棋,走一條新路,訂一套新規,推一組大招”。主要的是讓中西部高等教育“眼睛向東向上看變成眼睛向西向下看”。不要輸血的單聲道,而要變成雙聲道,就是以“造血為主、輸血為輔”,就是要破解中西部高等教育發展困局。這件事如果做好了,希望能夠成為高等教育一件某種意義上“驚天動地”的大事。三分之二的中西部高等教育如果做不好的話,中國高等教育三分之一就是做成“花”,中國高等教育也建不成強國。


2
院校結構


有三件事:怎么建好中央院校?怎么建好地方院校?怎么建好民辦高校?對直屬和中央高校,我們有天然的重視,是第一方面軍。但是,即便把中央這119所高校都做好,也才是整個中國1245所高校的百分之九點五幾,還不到10%。你把它做出“花”來,那90%多的高校怎么辦?那1100多所高校如果不行的話,中國高等教育都不行。


    所以,要做好地方高校,特別是應用型高校。應用型高校現在面臨著“形也不似、神更不似”的問題,我們要首先把應用型高校做到“形似”,然后“神似”,然后“神形兼備”。我們教指委不是光給中央高校設置的,還要給90%的地方高校做引導、做指導。怎么讓地方高校好?就要給它指導和引導,指導跟引導有沒有力?科不科學?合不合適?看我們教指委的水平。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民辦高校。我們現在民辦高校的數量,本科學校419所,33.65%,正好三分之一。三分天下有其一,1/3民辦高等教育不行的話,中國高等教育一分天下塌了天怎么行?某種意義上,原先我們更加注重公辦院校,民辦高校沒在我們視野里,這不行。針對民辦高等學校,我們要關心、關懷、關愛,真的關心、關愛。


我們要解決一個問題:一強、一弱、一軟的問題,就是中央院校很強,地方院校相對弱,民辦高校很軟,這不行。今天的中國高等教育如果不把這三個問題解決了,中國高等教育是戰略失誤。所以,院校結構是我們要做好人才培養工作非要解決的問題,尤其是“一軟”和“一弱”這兩件事情。我們要讓它強起來,讓它硬起來。


3
專業結構


專業結構說多重要都不為過。專業是人才培養的基本單元,是人才培養的“腰”,一頭連著提高質量,一頭連著推進公平。這個“腰”如果不硬,人就站不直,就挺不起胸,抬不起頭。寶生部長、蕙青部長反復跟我說,總書記最關心的頭等大事就是——高等學校的專業結構優化調整問題,春蘭總理也關心這個問題。


專業結構這件事一定要做好,我們要把握“四個關系”,“四個著力”。


“四個關系”第一,關系質量,直接關系到高校人才培養質量。第二,關系服務,直接關系到高等學校服務社會的能力。第三,關系引領,高等教育要變成克強總理說的“人才培養的搖籃、科技創新的重鎮、人文精神的高地”。要成為推動國家創新發展的引領力量!專業不行就引領不了。第四,關系根本,關系總書記講的“根本任務、根本標準”。


“四個著力”第一,要著力解決脫節的問題。坦率地說,我們的專業很多是自娛自樂,跟社會脫節、跟經濟脫節、跟創新脫節。第二,要著力解決融合的問題。著力解決科教融合、產教融合、醫教融合、校企結合、校地結合等方面的融合問題。專業本來就是面向社會需要的職業而設立的,自娛自樂、不融合就是脫離。第三,要著力解決支撐的問題。高等教育培養的專業人才支撐著社會經濟發展。支撐不了,解決不了“底座的問題”,就沒法辦好。第四,要著力解決引領的問題。高等教育不僅僅是支撐經濟社會發展,還有引領。專業就是引領落地的地方。高等教育要發揮火車頭的引領作用,高等教育的專業必須真正能夠引領。所以,要解決脫節的問題、解決融合的問題、解決支撐的問題、解決引領的問題,把這四件事要解決好。


怎么辦?堅持三個導向。


第一,需求導向。專業設置要解決“小邏輯”服從“大邏輯”的問題。高校自己學校發展的“小邏輯”,我們說經濟社會發展的“大邏輯”需不需要你這個“小邏輯”?“小邏輯”要服從于“大邏輯”。一定要打破思維定勢,沒有哪個學校可以包打天下,也不必包打天下,也包打不了天下,要堅持有所為有所不為。高校專業設置的第一準則是社會需求,這是王道!


第二,標準導向。我們去年1月份發布了《普通高等學校本科專業類教學質量國家標準》,就是專業標準。我們要有這種“質量意識、標準意識、國家意識”。92個本科專業類、五百八九十個專業在標準里都有要求,包括目標、規格、課程體系、隊伍、條件、保障。這個標準是既有“規矩”又有“空間”,既有“底線”又有“目標”,既有“定性”又有“定量”。大家得熟悉這個。你不熟悉,專業設置的時候怎么干?有人說1.0版,2.0版。我說,這不是1.0,也不是2.0,這是中國的“質量標準”。


第三,特色導向。我剛才說了,哪個學校都不要包打天下,哪個學校的專業也不能包打天下。學校最好不要刻意追求大而全。學校是“真改革”,還是“假改革”?專業設置動不動真格的,還是擺花架子?就是一個試金石。學校要下決心動專業調整這個奶酪,是要得罪人的。你要不得罪一部分少量的老師,你就得罪全體同學。所以,你要算好這個賬。比方說中山大學、浙江大學,都調整了三四十個專業。我前兩天到浙江大學,從130個專業到現在90多個專業。中山大學從120-130專業到現在70多個專業,那是真干、干真的。我覺得一定要這么干,這才是真正地為國家負責、為老百姓負責、為學生負責,才是真正的“以學生發展為中心”。


最后,我說說我們這個教指委今年的工作安排和今后一段時間的工作安排。


“四個中國”,叫做“學習中國、質量中國、公平中國、創新中國”,不是口號也不是概念,都是有內容的。“學習中國”,中國慕課大會開了。“質量中國”,“六卓越一拔尖”計劃2.0推了。“公平中國”,中西部高等教育振興計劃升級版這件事情,要出一個大招了。“創新中國”,今年的第五屆中國“互聯網+”大學生創新創業大賽“五個更加”(更全面、更國際、更中國、更教育、更創新)開始啟動了。


克強總理前兩天(6月13日,2019年全國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活動周啟動儀式后,在中國“互聯網+”大學生創新創業大賽展區)聽取我們的匯報,給我們很好的評價。今年的第五屆中國“互聯網+”大學生創新創業大賽將會超過400萬大學生參加,現在已經300多萬了,八九十萬個項目了。“創新”這件事情,可不是說說。我們要把教育的模式從就業從業模式改成創新創業模式。


現在這些工作都在急劇變化,特別希望我們專業設置委員會的同志們真正地“本領高強”。“本領高強”,首先要有“本領恐慌”意識。我們每一個人都不敢說自己駕輕就熟,每一個人都得學習,包括我們在座的每一個人。我們都是戰戰兢兢、誠惶誠恐,每天拼命地學、拼命地看、拼命地想。教指委要當好參謀部、咨詢團、指導組、推動隊。我還要給專業設置教指委加一個詞,叫“戰略”。當好戰略參謀部、戰略咨詢團、戰略指導組、戰略推動隊。因為,別的教指委都是某一個點上,這個教指委是整個面上的專業設置和教學指導委員會。把這件事做好了,我給大家提三點希望:


第一,要保持創新力。吃老本不行,雖然大家都是名家,都是大家。現在,時代在急劇地變化。世界在變,中國在變,高等教育在變,你吃老本肯定不行。你在教指委出工不出力,根本不行。所以,我們不僅要知道過去的經驗,還要保持足夠的創新力。比方說我們的“四個新”,比方說我們的“六卓越一拔尖”計劃2.0,比方說我們的“質量革命”,比方說我們的“質量標準”,你是不是真的知道?是不是真的熟悉?還是用你那不變應萬變?


第二,要關注教育理論。這是我自己工作的經驗和體會。大家都是學科專業教育的大家,但是大家一定要關注一些教育理論,特別是高等教育理論,特別是最新的理論。你不了解這件事情,還真就在工作中有“缺腿”。比如說,高等教育毛入學率今年要超過50%了,要進入到普及化階段。普及化高等教育的基本特征,大家熟不熟悉?大眾化高等教育的特征,熟不熟悉?普及化的高等教育有什么必須要做的?如果你不知道,專業設置里你還會按精英的思想,那恐怕不行。我們特別怕大家們是完全的精英教育思想。所以,要知道很多這樣的基本理論,不是嘴上說說,是真的變成方法論。


第三,要研究教育外部。我們高等教育跟經濟社會發展是緊密的伴生關系,這跟基礎教育不一樣。基礎教育跟社會經濟發展沒有緊密伴生關系,它的很多知識100年都可以再講。高等教育與經濟社會發展有緊密伴生關系。你不了解、不研究外部,你沒法進行專業設置。


所以說,保持創新力,關注教育理論,研究教育外部是做好我們這一屆教指委工作必備的基本功。所以跟大家提出來,請大家來研究。


這個教指委太重要了。111個教指委都很重要,但這個教指委是唯一一個綜合類的教指委,是戰略的教指委,是把方向的教指委,是給指南的教指委。所以,這個教指委一定請大家做好工作。


最后,我再講一點紀律的問題。


我在教指委成立大會上,已經講過了紀律的問題。今天有10位教指委委員沒來。按照我們章程,不管什么原因,超過幾次就進行屆中調整,堅定不移,任何人不開口子。你一次可以,兩次還可以,第三次就要調整。要么因為你太忙,要么因為你不熱心,要么因為你沒能力,不管因為哪種,都不能在教指委長期地待著。


這就是我們要做的工作。教指委不能成為一個名義上的教指委。大家申報的時候趨之若鶩,爭相來申請。工作的時候,希望大家跟申報的時候一樣熱情地來做工作,這是我們的一個基本要求。在座的院士、大家太多了,我們請大家來咨詢,不是跟大家客氣,我們需要按照你們的意見建議來決策。我們要做好這項工作!所以,我把紀律再強調一下。


我想,今天就跟大家講這些,也可能講的不當、不對,但是我們真心想的。


謝謝各位!


聯系地址:北京西路15號(210024) || 聯系電話:025-83300736 || 蘇ICP備14027130號-1
主辦單位:江蘇省高等教育學會
蘇公網安備 32010602010156號
欢乐斗地主免费下载